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更新章节目录(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)

一些网友对《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》很感兴趣,其实,它的作者是容锦,作为一名实力派,容锦成功刻画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形象,令小说看点成倍增加,小说文笔绝佳,剧情栩栩如生,值得推荐。白荷历经苦楚,面对男人,早就过了脸红心跳的年纪。她游走金钱和权势之间,她戏弄男人,自然也被男人戏弄。直到有一天,她遇见了名动金洲的祝九爷。

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更新章节目录(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)

第1章:九爷,您难道醋了

凛冬将至,天儿冷的几乎透了骨。

白荷裹着貂皮大衣从白家大宅后门出来,猫腰上了等在那儿的车。

车一路不停开入了江南街111号,白荷进到客厅,仆人便来接她的包和外衣:"白小姐,先生让您直接去书房找他。"

"哦。"白荷淡淡应了一声,笑道:"谢谢。"

边整理仪容边轻车熟路地来到书房外,不做犹豫便推门而入。

房里灯光亮澈,祝东风正站在书柜前翻阅一本书籍,身形修长挺拔。听见动静他转头看,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边眼镜,而金色防滑链在两边垂挂到颈后,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。瞧着倒真有那么几分儒雅的学究气。

"这一身比上午那身更衬你。"两人对视,他将她从头看到脚,下了结论。

上午二人在皇后酒楼打了个照面儿,当时她穿的蓝白格子裙,齐肩长发,清纯的像个学生。而现在她换了条黑底碎花的旗袍,背抵着门板而站,侧面身姿玲珑,该挺的挺该翘的翘,腰背凹出的曲线曼妙。更像是惑人的妖精。

"之前不知道九爷回来,不然我怎么会不精心打扮一番?"

祝东风闻言轻笑着将书放回到书柜,"这是在怪我没有提前通知你?"

"怎么会。"白荷眨了下眼,盈盈地笑:"我只是以为九爷把我忘了。"

这话她随意一说,祝东风也就随意听听,他到沙发上坐下,"我回来五天,你有心早该听说了。要说忘,也该是你忘了我。毕竟有了新欢的人通常都记不得旧爱。"

白荷眨眨眼,没吭声。心说新欢是有,但这旧爱,在哪儿呢?她撇撇嘴,小高跟踩着猫一样的步子"哒、哒、哒"朝他走去。

祝东风叠着腿坐着,她手一推,搭着的右腿就放下了。随即她大大方方地横跨坐在了他腿上,两条洁白丰盈的长腿从旗袍的高开衩露出,她也不在意,膝盖紧紧地抵着沙发边缘。

她食指绕着他的领带,轻飘飘地问:"九爷,您难道醋了?"

祝东风点了点她的下巴,"你猜?"

白荷抿着唇笑。

其实没必要猜。祝东风压根不会在意。他对她不存在多余的感情,有的只是掺杂了利益的交易。

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,但白荷不能说,她得讨好他,顺着他,得像伺候皇帝那样伺候他。只有把他哄高兴了,她白荷才不会重蹈往日覆辙,才不会没落。

"九爷,那些俗物哪里比得了您呢?"

白荷歪着头,颈间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片,唇角勾着,眼尾有一抹淡淡的风情。

"天上的雄鹰和地上的蛤蟆,没有可比性。"

"哦。"祝东风情绪没太大起伏,"谁是雄鹰?"

白荷咬着指尖儿,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他。她的瞳色极浅,看人时总带着自己散发到极致的魅惑,此刻有光映着,亮晶晶的,像含着一汪春水。

这让祝东风不由得想起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她,她也是这样看着他,不过那时她眼里是真的有水,她的泪水。

祝东风握住她不安分的手,声音低沉带着笑:"你错了,我是猎人。"

白荷不去想他口中的"猎人"是否有更深层次的含义,只附和着他的话说:"那我是野兔。"

"不,你是狐狸。"祝东风纠正她。

"哦。可是狐狸有一股骚味。您觉得我……"白荷身子前倾,几乎贴上了他的胸膛,一只手被他握着不能动,她便用另一只轻轻巧巧地勾住了他的脖子,脸与脸近在咫尺,她稳着声线柔柔地接上:"骚吗?"

白家现今是卖香料的,对于调香有独门配方。也不清楚是不是近年就被各种异香包围的缘故,以至于白荷身上也染了似有若无的香气。香气很淡,淡到白荷自己都闻不出来,一开始有人跟她说了,她还以为这是什么情趣,直到有越来越多的人问,她才意识到可能是真的。

祝东风很喜欢她的味道。他长期失眠导致精神衰弱,中医西医看了无数都治不了本,可一旦有白荷在身边陪着,他就能很快入睡,并且一夜无梦到晨光初现。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会看中她的主要原因。

因为对于他而言,能安稳地睡一场好觉实在难得。

况且,白荷一张脸也的确生得够漂亮。单是金洲城第一美人的名号,就多少人拍马都赶不上。

"九爷?"见祝东风沉默不语,白荷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。

他常年在外,跟她一年到头才见四五回,而每回见面主要就是陪他睡觉。这对白荷来说是好也不好,不受过多约束,有钱有自由;可接触的不多,她就摸不透他的心思,总担心把人惹恼了而她还不自知。

白荷一边思索着她刚才的言行有没有不对的地方,一边把头慢慢靠在了祝东风的肩上,委委屈屈地问:"九爷,您不说话是默认了?"

"伤心了?"祝东风搂着她细如柳枝的小蛮腰,垂眸看她。相较于她,他的瞳色则浓郁的像一团散不开的墨,深沉而神秘。

"哪能。九爷说什么就是什么。"房里只有他们二人,可白荷却悄悄压低了音量,好像窃窃私语一般在他耳边说:"反正我也只骚给九爷看。"

无论这话是真是假,至少祝东风听的身心愉悦。他在她唇上吻了吻,喉结滑动,音色低哑:"那就给我看看。"

 

/p>

祝东风闻言看向白荷,她不知何时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,面朝着他,桃花眼水汪汪的,贝齿轻咬着下唇,那模样看着就勾人的紧。

你别说,他蓦地笑了:"还真舍不得。"

白荷一副天真的表情说:"那他打我一巴掌,我还他一个头破血流。不够吗?"

祝东风没对此发表意见,只说:"他可是准备把你送给我。"言下之意是不够的。

"还用他送吗?"白荷垂眸,指尖落在他腿上,一点一点地往上走,她的眼神魅惑,声音轻柔绵密:"只要九爷勾勾手,我就自动送上门了。与他何干?"

其实白荷不是很懂该如何讨好一个人,更不懂该如何讨好传说中玉面冷情的祝东风。她在面对他时,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看透男人的心理。扮柔弱,装娇羞,他说一她绝不说二,让他感觉自己是个强者。

虽然白荷也不太能肯定祝东风是否会这样觉得,但就目前而言,她认为她所做的都是正确的。

"你洗手了吗?"祝东风突然问道。

白荷的手顿住,心说她哪有空洗。还没开口,祝东风就捏着她细细的手腕抬起来看了看,掌心什么都没了,指缝间却还留有干涸的污渍。他瞥了她一眼。

"我身上还不够脏?"

白荷微微笑着,慢慢地把手抽回来坐正身子,再也不乱来。她往车窗外看,发现车走的极慢,这么会儿子了才过了两条街。

她有些疑惑,想到祝东风不走还等她,难不成是想要她再去陪一晚?

这有点儿稀奇。

自打三年前跟了祝东风,白荷从没连着陪他睡过两夜。一是因为他常年在外,回来的次数不多;二是因为他事务繁忙,即便回来了也只能抽空好好休息一夜。其余时候她连他的面都鲜少见到。

如果他真要她陪,她不是不愿意。只是今天晚上绝对不行。

白家人都知道她出门见陈凯旋了,若是彻夜不归,家里人必定要有想法了。

"九爷……"她迟疑着说:"我今晚必须得回去睡。"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5-31 22:21:05
  • 作者:容锦
    小说名:《倾世医妃》楚凰歌~夜千丞